王也久让



冬天,好冷。


最喜欢的事情,大概就是在小青峰怀里取暖了。


软软地爬在青峰肩膀上,黄濑眯着眼睛蹭了蹭男人的脖子。



希望这样的日子可以越来越多哦









黄濑正在换衣服


他几乎翻遍了整个衣柜,才从最里面找到一件有些旧,却很干净的西服。


小心翼翼地抚平细纹,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丝血色。

这可是他最宝贝,最珍惜的东西。

眯起好看的眼睛,紧紧抱住怀里的衣服,像是在极力挽留着什么。


黄濑微微侧目,望向外面春意盎然的景象。

今天的天空好美,淡淡的蓝色挂在阳台外面,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落在阴冷的房间,想要给这里的主人送来几分温暖。



没关系的,我无所谓。


不自觉地将脸埋在柔软的衣料上,黄濑轻轻闻着上面好闻的味道,对自己说。


即使心中的缺口正源源不断的往外淌血,连带着无数恶毒,无数悲哀和数不清的无助。


有些撑不住仿佛忽然沉重百倍的身体,他的手颤了颤,维持着抱紧衣服的动作,低头缓缓蹲在了地板上。


我应该高兴的,我好高兴不是么,我好高兴。


自欺欺人地不断告诫自己,强制控制住不断分散的注意力,可大脑都不听他的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我应该为,青峰大辉,高兴。


嘴唇被尖锐的牙齿咬破,一滴鲜红的血珠“啪嗒”一声落在了地板上。


“啪嗒。”


“啪嗒…”


“嗒。”


“嗒。”


有什么不听话的东西被小血珠带坏了,你看,它们自己从眼框里跑出来了。


瞪大了眼睛,空白的大脑不给他思考的时间,黄濑傻傻地瞅着一滴滴从眼睛里冒出来的水珠,愣愣地看着它们逐渐融在一起,在地板上聚集成一小洼水。


我哭了?


我怎么哭了。



过了好久才抬起手抹了把脸,手糊了一大片液体,有些嫌弃的往旁边帅了帅,却是发觉完全使不上力气。

只好重新蹲在地板上,观察着泪珠,发呆。



被他丢在沙发上的手机不断闪了光,一条条信息不间断的发送很明显地变现了发件人此刻的焦急。


而他的主人却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他并不清醒的大脑上。



原来小青峰也会结婚啊。


他还以为这个家伙的世界里只有篮球呢。


那个女孩子真好看。


嗯,他们好般配。


好羡慕。




眼泪又开始不听使唤,黄濑干脆把脸重新埋在衣服里,又忽然想到什么一样猛地抬起头。


不可以弄脏要在他婚礼上穿的衣服。


脖子僵住,一下子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苦涩漫上嘴脚,你怎么这么怎么可怜呢。


无神的眼睛混沌不堪,太长时间维持一个动作,腿都没有知觉了。

伸手揉了揉酸麻的大腿,很自然的动作,他却忽然觉得有些难堪。




小青峰,你真的不要我了。


我怎么办。











明天体考

天赐神力

王也附体

无敌噼里啪啦牛逼哄哄

祝我顺利

小心翼翼




诸葛青每次给王也发微信,都要斟酌半天。


这个措辞好不好、有没有很唐突、会不会不恰当…


打下的东西总是犹豫,删几个字加几个字,长长的一段话到头来变成几个字,所谓短小精湛。


当然,对方回的任何消息也都会看上百八十遍,哪怕只是一个“好的。”“嗯。”“睡了。”


动用强大的脑力思考文字背后深奥的情感变化,诸葛青很多时候捧着手机还在揣摩中就睡着了。

嗯…


显然,他还不知道微信有个功能,就是可以看到聊天那边的打字状态。

比如,对话框上方的【对方正在输入中…】


诸葛青也不会知道,他特(暧)殊(昧)的举动很早就被王也发现了。只有自己一个人还被蒙在鼓里,暗恋的小心翼翼。


__这是一个因长久没有更新微信而引发的事故__



第n次看着自己发出的内容在对方漫长的输入中得到几个颇为冷漠的反馈,王也拨通了张楚岚的电话。



“…这位仁兄肯定对你意图不纯。”


听王道长叙述完“一位朋友”给他发消息的种种行径,碧莲拍着胸脯得出结论。


“一般人看完信息就回了,谁没事干盯着打半天字啊,一看就是在意你的想法啊。看了半天才回你几个字,是不想被你觉得他很刻意吧。”


“他一定是特别喜欢你,但又害怕被拒绝,所以总是小心翼翼的。”


专业的用手指扫扫下巴,张楚岚假装很老成的分析。脑海里闪烁出电话那头王道长一脸看不出喜怒的表情,十分贴心而刻意加强的了“喜欢”两个字,就怕某个零经验的白痴会不出意思。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

嗯??


“等…等会。老王…你刚刚说了啥??”

有些激动,碧莲兄抖着声音问道,满是期待。


“…没什么,谢谢你啊挂了啊哈哈。”

“哔。”

“……”

碧莲兄有一丝丝,好吧真的只有一丝丝失望。


不过…这有些意想不到的发展好劲爆(つД`)ノ


放下电话,张楚岚不自觉勾起嘴角。


大兄弟终于好是把持不住了。






此时的诸葛青正在对着家里的鱼缸发呆,几条火红的金鱼正活跃的游来游去,自在得很。


桌上的手机叮铛一声,想也没想一个瞬移拿起,大失所望,只是一条广告。

心里有点难过,诸葛青捧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默默打开了锁屏,点开微信,敲开与王也的对话框。

最新消息还是前天晚上,是那人说的一句拜拜。

想找他说话,又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在选择困难症发作的紧要关头,一个语音聊天蹦了出来。


是…王也的…

王…也…的

王……也……的靠靠靠靠!!!!!!
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颤抖着手准备点确认,诸葛青忽然顿了顿,心里有一丝不安的踌躇。

大概是,盼着盼着的心上人忽然来了个电话,有点不知所措??

但手指还是很诚实的接通了。


“…喂?”



“诸葛青。”



难得的严肃口气,诸葛青呼吸一滞。


“你喜欢我吧。”





霎那间诸葛青感觉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梗在了嗓子里,尝试着说出推辞拒绝的话,想用玩笑的语气轻松回一句,却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只觉嘴里满是苦涩,过了很久才挤出了一个字。


“嗯。”



那边是长久的沉默,小心翼翼的呼吸,竭力控制好每一次吸气的速度,抬手抹了抹脸,才察觉的皮肤烧的滚烫,什么东西湿漉漉的从眼睛上溢出来,弄了一手。

朋友大概是,做不成了吧。

阅人无数,今儿个算是翻车了。


待到嘟嘟嘟的通话结束提示音结束,诸葛青才默默放下手机。

心口绞痛,窝着身子蹲了下来,荧蓝色的长发蹭着脸颊,气息乱的很。


太惨了吧…这也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急促的门铃声催命般响起,来不及擦把脸,诸葛青有些艰难的站起来走了过去。


开门的一刹那,诸葛青愣住了。


门口的人一脸好笑的看着他,摇了遥手里刚刚挂断的手机。

呆滞间,眼睛已被遮住,动作是格外的轻。

陌生的触碰使诸葛青心脏狂跳,一片黑暗中听到那人叹了一口气。



“傻子吧,哭什么。”



“我也喜欢你啊。”





——————————————————————————


·微信听话结束的嘟嘟嘟现加的
·觉得有些尴尬的地方用繁体字了

·梗来自生活

因为我也看不到那个对方正在输入的框框,然后就有了脑洞

喜欢温柔霸道的王也,虽然写不出来。
喜欢阿青外表下面的小脆弱诶


不哭





用力将胳膊挡在眼前,诸葛青死死咬住嘴唇。

眼泪却不争气的从眼角划过,印出两道淡淡的痕迹,在白皙的脸上衬的格外明显



真是的,逊死了。



不甘心的想要用手抹掉,泪水却像流不尽似的,叫人没有办法

放弃了毫无效果的动作,诸葛青垂下胳膊坐起身子,摇晃的站了起来。



耳边静悄悄的,不像是有人在身旁。

疑惑的环顾,却无奈于模糊的视线,只能勉强看到光影。



傅蓉不在。



啊。大概是走了吧




定定的站了一会,抬脚准备离开。

没走几步,就撞上了一个坚硬的胸膛。




是熟悉的气息。




不假思索的,猛的抬手盖住眼睛,诸葛青转身就跑。
可惜,被一把揽着脖子扯到怀里,挣扎中已是牢牢锁住不能动弹。



“…快…放手。”



抓着面前的手臂推搡着要挣脱,力气却是小的可怜。

没有了遮挡,通红的眼眶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




“哭了啊。”




羞耻的涨红了脸,咬着牙别过头。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

妈的。


好笑的看着人儿边扭的神情,王也扣住他的后颈,将脑袋摆正。


“不哭了。”


低头吻上诸葛青的眼睛,语气是不同于往日的认真。



“我会心疼的。”